到2020年越南纺织服装业出口目标在200-220亿美元,特别是倡导环保和可持续时尚理念

在北京一家PROMOD品牌的专卖店里,记者发现一些消费者不仅在关注标签上的面料成分,还在寻找服装产地的标注。“我觉得写着西班牙、摩洛哥制造的质量应该会好一点,现在PROMOD的衣服也很贵,一条裙子售价动辄近千元,所以我更希望它是欧洲生产的。”一位消费者这样说。记者还发现,除了越南、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外,西班牙、土耳其、摩洛哥、保加利亚等欧洲国家的名字也出现在很多服装的产地标签上。我们是否可以由此猜想,出于对生产性价比的考虑,部分法国品牌已经将制造地由亚洲迁回离法国更近的欧盟成员国?欧洲地区的制造业回归已渐成气候?

据全球商业信息公司纺织展望国际纺织情报称,越南已经设定目标,到2020年,跻身世界五大纺织服装生产和出口国家,同时促进社会进步和环境福祉。

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享有“北欧时尚之都”美誉,时尚产业也是丹麦最富活力和竞争力的支柱产业之一。

“中国制造”下滑后的机会

以价值计算,到2020年越南纺织服装业出口目标在200-220亿美元。越南决心通过专业化、现代化和提高附加值,来实现这一飞跃。

受经济危机持续负面影响,丹麦时尚产业的总产值在2012年出现小幅下滑,但政府大力扶持,整个行业努力创新,灵活调整发展思路,特别是倡导环保和可持续时尚理念,引领绿色新时尚,使“丹麦设计”和“丹麦创意”在业界的声誉和影响力迅速上升。

据Eurotex发布的数据表明,2011年中国是欧盟27国最大的纺织品进口来源地。法国时装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纺织品在法国市场所占份额从2000年的10%增长到2005年的22%,2011年达到34.1%。

越南已经开始提高附加值。在2005年-2011年越南纺织服装出口附加值大幅提高,从30.2%提高到47.8%。在此期间,出口从48亿美元提高到158亿美元,提高两倍以上。

舒适性和实用性是丹麦时尚业的一向的主要特征和美学追求。丹麦著名时尚品牌、世界名鞋“爱步”的巨大成功和在全球市场的受欢迎程度就很好地诠释了这种时尚精神。作为世界顶级的鞋类品牌,E
C C
O凭借其可靠的产品质量和不断创新的技术水平,成功地将超凡的舒适度和时尚感融为一体,广受全球消费者欢迎。

但是这一情况在2012年有所改变,在2012年前10个月,中国纺织品在法国市场所占份额下降到33.9%。这一年,法国的服装消费下跌了2.1%,而从中国进口的纺织品减少了2.1%。

在2012年头9个月纺织服装出口较上年同期增长7.4%,至111.4亿美元。

近年来,E C C
O在紧随时尚和潮流的脚步同时,频频推出以鞋类为主、以绿色环保为主题的时装秀,充分展示设计师的“环境友好”理念。

而从整个欧盟范围来看,中国对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主要市场的出口降幅均在20%以上。去年,我国对欧盟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470.9亿美元,下降11.9%,近年来首次出现两位数的降幅,出口形势比2008~2009年金融危机时期更为严峻。

这就是说,2015年的出口目标将缓慢增长至140-160亿美元,主要考虑到美国和欧盟这两个主要市场经济较困难。

“绿色国度”是丹麦全力打造的国家形象。过去40年来,丹麦大力提倡环境保护和节能减排,成为全球推行可持续发展的先锋,绿色可持续发展理念深入每个丹麦人的内心,国民引以为豪。丹麦时尚业也正乘着绿色发展的春风,高唱可持续时尚的主旋律,引领世界时尚的未来风向。

中国对欧洲纺织服装贸易出口的下降既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持续发酵使经济再度疲软有关,也与中国自身各种成本上升有着紧密的联系。

展望未来,越南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越南将强势推进出口,同时,保持越南纺织服装行业在内最重要行业的地位。

时装的快餐式消费已成为当今世界普遍趋势。与过去相比,时装的价格更加便宜,使用期大大缩短,消费者对时尚的追求表现为短平快,多样化,个性化,买得多,换得勤,变化快,闲置衣服也越来越多。但是,每一件时装在生产过程中,从原料种植、加工到变成面料,再从印染、制作到物流、市场和消费,各个环节都对环境造成不同程度的污染或损害。衣服买得越多,换得越快,对环境造成的压力也越大。

江苏常熟市豪特制衣有限公司制衣的部门总经理陈艳艳表示,现在就是在以成本价做交易,否则就要损失更多订单。杭州趣尚贸易有限公司也饱受因成本上升欧洲客户转移订单的困扰。公司的销售经理徐京一说:“虽然部分客户接受了适度提价,但是我们的优势正在逐步丧失,大形势不景气致使本来订单就有所减少,现在还要随时为订单转移而担忧。”

为了帮助实现这些计划,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激励机制,吸引和鼓励外国直接投资,这是最有可能推动国家未来发展的措施。

丹麦时装研究院首席执行官埃娃·克鲁瑟说:“时装业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对环境的影响仅次于石油行业。”为此,克鲁瑟在2012年5月召集了1000多名全球时尚界重量级人士在哥本哈根召开时尚峰会,讨论时尚业可持续发展和减少对环境的污染等问题,提出“可持续发展的时尚”理念,一方面号召设计师采用环保有机面料来设计绿色健康的时尚产品;另一方面鼓励大众对时尚消费品进行可持续利用,通过合理回收和再利用废旧衣物等措施最大限度地实现时尚消费无害化。

毫无疑问,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品服装制成品的出口国,并且具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其他地区短时期内还无法取代中国在纺织出口领域的地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制造”在欧洲市场的下滑不仅为亚洲其他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国家制造了崛起的机会,而且让欧洲看到了纺织业回流的可能性。

此外,越南已经与一些国家和地区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特别是通过其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成员地位,受益于东盟中国自由贸易区,从人口角度讲,这是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

哥本哈根时装周中国市场公关经理刘俊斌对本报记者表示,“可持续发展的时尚”这一理念正在时尚业和公众中广泛普及,将促进整个时装产业链的良性循环和自然、经济与社会的和谐发展,造福于人类。他举例说,更多地使用和开发有机面料,不仅可以减少对环境的危害,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而且可以带动相关科技和设计工艺的进步,激发更具智慧和灵感的设计创意,引发产业创新和革命,世界也将因此变得越来越美好。

欧洲需要解决就业

此外,通过其东盟其成员地位,越南还受益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印度,日本和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此外,还受益于与以色列和日本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越南正在与欧盟就签署一个全面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最重要的是,越南正在就成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一部分进行谈判,TPP的目标是建立亚太地区建立自由贸易区。

近几年,欧洲就业问题愈发凸显。据商业服务公司毕马威会计事务所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去年11月份英国劳动力市场状况显著恶化,全职与临时工作岗位数量下滑幅度创至少11年来最高水平。而英国官方数据显示,英国10月份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升幅创下近16年的最高水平;因信贷危机和经济放缓令劳动力市场承压,申请失业救济者的比例已升至3%。

意大利工业联合会也发布报告称,2012年底意大利的劳动力市场急剧恶化,仅在去年年末的2个月之间,就减少了近20万个就业岗位。

德国劳动力市场同样遭受着严重的打击,今年1月份失业人数猛增39.8万,总数升至462.3万人。全德平均失业率达到11.1%,同比上升0.7%。德国政府预计2月份失业人数还会增加。

对此,欧洲专家忧心忡忡。失业率的不断升高不仅导致了欧洲本土民众的抗议,更引发了消费抑制。伦敦研究机构Global
Insight的首席英国及欧元区经济学家霍华德·阿瑟表示:失业人数增加会进而影响本已低迷的消费市场,由于害怕失去工作,人们将会抑制消费。

欧洲需要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而纺织业回归让他们看到适度缓解失业问题的出路。

东欧国家不缺“东风”

由于在中国制造的性价比已不再像往日那样高,部分国外服装品牌已将其海外生产业务逐步迁移至匈牙利、土耳其等地区。欧洲企业之所以一直将生产地放在中国、印度等亚洲地区,就是因为劳动力低廉,而现在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劳动力成本已经不再是东欧地区发展纺织业的障碍。

据商务部发行的《对外投资合作国别指南》统计,2012年波兰劳动力月最低工资为336欧元,属于欧盟中最低工资数额低于400欧元的11个国家之一。据波兰PwC公司调查,波兰公司雇佣员工成本比西欧和美国整体水平低50%,对西方公司来说,波兰劳动力成本低,但质量高。此外,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国2011年的月平均工资均低于400欧元,按照当前的汇率计算,相当于人民币3200元左右,与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不相上下。

除了生产成本之外,运输成本和质量监控的方便性和可控性也在采购商的考虑范围之内。相比遥远的亚洲,东欧国家更有优势,比如从匈牙利到法国仅需一两天的时间,而从中国沿海地区海运到达欧洲至少需要一个半月。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以及保加利亚等东欧国家越来越受到西欧纺织服装规模企业的青睐。当“中国制造”不再具有成本优势,当企业发现人们将欧洲制造与高质量画上等号,并愿意为此付出更高的价格时,是否将制造业撤回欧洲的天平开始在企业心中发生倾斜。有人担心欧洲已经不具备从事纺织产业的技术人才,但是不能忘记的是,毕竟纺织一直是欧洲的传统产业,毕竟这里曾是极富盛名的纺织生产地。

相关文章